首页 楼市正文

[长篇]如果·无极(另外一个文字的《无极》,连载中)

wangchaowh 楼市 2021-06-03 16:15:07 2 0

生命是一种注定痛苦不堪的存在。美好是漂浮在生命上的气体,你吹吹它 ,它便跑的无影无踪了 。

  你经历过战争么?你知道什么是战火?什么是死亡?什么是尸体?你知道那些死在战场上和那些死在家里的无辜的人们的表情么?

  你一定不知道 。你可能都不知道什么是饥饿。

  你怎么不说话?那 ,好吧,让我来告诉你,那些问题的答案。

  满神

  人天长夜 ,宇宙黯暗,谁启以光明?三界火宅,众苦煎逼 ,谁济以安宁?大悲大智大雄力,南无佛佗耶!佛佗耶!昭朗万有,任席众生 ,功德莫能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尽形寿 ,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大地的尽头,不是洪荒 ,不是滥海 ,而是属于满神的世界。

  虚幻的亭台楼阁,圣泽大殿,丽瑶湖 ,魅蔚殿,包括那些常年不凋零的植物 。这里永远是个祥和的世界,你可以看见那些不死鸟在天空上长鸣的美丽姿态 ,即使它们从你的眼前硬生生地掉落在地上,你也是觉得它们的死有属于自己的意义。

  这个世界没有争斗,没有鲜血 ,众生在平等。

  圣泽大殿是这里最宏伟的建筑 。要靠十几人环抱的柱子上盘旋着昂扬的龙,眼神安静,牙齿隐藏 ,利爪收缩。屋檐下的铃铛温柔地互相发出低沉的声音。有从人间飞来的信燕温顺地停在大殿前放置的卧榻的扶手上 。

  它鸣叫说:满神,人间有个传说。

  我把手掠过额前的长发,我问它;什么传说?

  它跳了几跳 ,说:他们说你将要创造一场浩劫。

  我对着自己前面的海棠花树微笑 ,我挥手让信燕离开,我问海棠树:耀灵,你相信这个传说么?

  耀灵回答:满神 ,他们不相信你 。

  看着他苍老的树干和似锦的花朵,我到底还是叹了口气,说:耀灵 ,其实你只说对了一半 。

  这里有的是无尽的承诺。圣泽大殿前的丽瑶湖可以映出人间的一切,可以轻易看穿人类的善良,虚伪 ,快乐,悲伤。而现在,我从里面看见一个正在战火中残喘的人间 ,我看见血流成河,杀戮无限 。我把视线移开,就看见天边的晚霞 ,有着七色的光芒。一阵悲凉 ,我从卧榻上轻轻坐起来,看着耀灵的满树繁花我微笑着从他的身边走过,我的飞扬的衣角轻轻刮落他的一瓣海棠花。在那瓣花朵还没有落地的时刻 ,我听见他的声音从背后穿来,他低低地说:你又穿着那件暗色的衣服了 。

  我停下脚步,问他:耀灵 ,你还记得三千年前的那次战争么?

  记得,他很苍老的笑了,说:满神 ,那次战争的起因是那场天火。那场火从东一直烧到西,天几乎被它烧光了,幸好是你——

  耀灵!我打断他 ,转身注视他的后背和他面前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上面依稀还可以辨认出那场天火焚烧过后的痕迹。我把目光拉回他的后背,那上面也有火焰撕咬过的深色印记 。我抬手挥挥衣袖 ,他的满树繁花就不再凋落了。

  我对他说:耀灵 ,万世轮回,你是谁,谁又是你 ,命运的轨迹一直在延续,后羿的长箭射死的是嫦娥的心。不要妄自贪念 。你永远是圣泽大殿前那棵最美丽的海棠树。

  他安静了好久。终于,我听见传来自他的内心的一声轻微的叹息 。

  三千年前 。

  天火瞬间烧起来。父亲脸上愁苦的表情是那样的无奈。他紧紧抓住椅子的扶手 ,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在人群慌乱中退回自己的房间里,坐在窗子前看着被大火染红的天空,然后安静地绣大红的枕套 ,上面有一对鸟欢快地在水中嬉戏。我知道为何父亲对我不理不睬。我知道为何大家都惧怕那场天火 。我知道这场天火为何烧的这样灿烂。

  但是很快,父亲差人过来唤我上大殿。

  我走在铺满海棠花的水面上,两旁是神色紧张的列位大臣 ,他们分别司管五行,黑白,两极 ,四象 ,八卦,他们总是会说:您的恩威泽披四方 。我路过他们的身边的时候,似乎还听见了这样的声音。我不觉地笑出了声音。

  你还有脸笑!他坐在金椅上指着我大声地说 。

  我抬头 ,看见我那恩威泽披四方的父亲,此时和人间那些训斥自己儿女的粗俗民夫没有任何区别。

  他们说天火是你放的,是真的吗?他压低自己的声音问。

  我回头看看那些大臣 ,然后看着父亲说:他们之中有人可以用米算乾坤,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不狡辩 。

  你—— ,他气到说不出话来,伸手之间叫来掌管刑罚的判威官,说:给她用刑!

  判威官看着我 ,思忖了好半天,终于从手中的刑典中幻化出一道刑具,我见过的 ,是用来剪头发的 。人群中有人发出奇怪的低声对白 ,像是埋怨刑法太轻。父亲很快地阻止了判威官,重新发布命令:要重刑!

  判威官又看了我一眼,翻翻那本他从来也不曾翻阅的书简 ,从里面召唤出另一道刑具。那刑具在他的法力掌控下悬在半空,他俯下身对我说:少主,这个刑具有个名字 ,叫“散花 ”,意指死亡时与散落的花瓣一般肉体分离成碎片,不可堕生与轮回 。

  我坐在地上 ,长发不再飞扬,裙角散乱。绞天锁链把我重重捆住,卫士左右两列一十六人押着我走向稷天台。我望向几乎要被毁灭的苍天 ,不死鸟在空中惊恐地盘旋,无数如野兽的刃舌一般掉落的火苗砸在我的四周,闭上眼睛就可以清晰地听见那火燃烧的声音 ,如此惊心动魄 ,让人在瞬间失去抵抗 。我的周围一片血红的颜色,就如同我每天都看的晚霞。

  我对判威官说:我不曾想过堕生与轮回,尽管来吧。

  旁边的离神已经开始在念诵经文 ,大火已经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在咆哮 。

  于是判威官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起掌控刑具的那只手,我看见他的法力在瞬间发挥到极至,光圈的四周有星星点点的叛逆在迸落。

  我甚至还能听见离神在念:一毛一渧、一沙一尘。

  于是我看见黑暗来临 。

  其实那场天火不是我放的。

  是另外一个人放的。

  那个人 ,我只见过一次 。就在圣水湖 。

  当我从黑暗中缓过来的时候,我看见天火已经熄灭。我以为我的魂魄此时应该是游荡在天地之间没有归宿的,但是我发现自己好好地躺在圣水湖上。然后我就看见圣泽殿上那些大臣降临到湖面上 ,他们在我的面前双膝跪倒,他们一起唤我:满神 。

  我抬头,看见了无数的海棠花瓣在空中翻飞 ,我的黑色的长发重新飞扬在空中,裙角整洁,我的左手和右手有太阳和月亮的徽记 ,头顶有两极八卦的灵光 ,脚下是平静的湖水,偶尔还是有些星星点点的叛逆被溅起,因为我的法力在瞬间大到无穷。

  我在所有人之前飞回圣泽殿 ,仍旧可以看见天火的火苗在风中微弱地挣扎,丽瑶湖面重新恢复平静,我看见那巨大的椅子在大殿的正中央等着我。

  然后我看见那棵大树 ,我跑过去,抚摩他的躯干,我问他:你是谁?怎么突然立在殿前?

  他对我微笑 ,说:满神,我本来没有名字,但是我看见了你 ,就觉得自己有名字了,我尊贵的神,我叫做“耀灵 ” 。

  好 ,耀灵 ,我对他笑,旋转我的身体,我的裙角在空中飞扬出好看的形状 ,我说:我要你的满树繁花,与日月同齐,与我为伴 ,永不凋落!

  好的,他同意了,似乎被我的快乐感染了 ,他低低地对我说:满神,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我的动作在一瞬间停止,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棵树 ,他没有清晰的容颜,老的和圣水湖边的那棵一样。我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飞升自己的身体 ,与他的眼睛对视 ,他似乎看出我的企图了,他笑了,他说:满神 ,满神,我是耀灵 。

  不,我想伸手去抚摩他 ,但是我又马上抽回自己的手,我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不可能这样的 ,不是的,不是的。

  是不是的,他笑了 ,眼神迷离,他说:满神,我是耀灵。

  我在日月同升之时成为新的满神 。他们之中没有人告诉我在即将行刑的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的法力突然增长。我的父亲在瞬间苍老死去 。好象日月星辰的旋转加快 。时间推移得好象在飞驰。我只是安心地每天听那些大臣对我说:满神 ,您的恩威泽披四方。

  我总是要伸出双手 ,抚慰我的子民 。

  我总是对天下微笑。耀灵说:您的微笑倾国倾城。

  那个三千年前与我相遇在圣水湖的人 。我说过,我只见过他一次。三千年过去,我几乎要把他的容貌忘的一干二净。但是我总是清晰地记得那个美丽的场景 ,记得他对我说过每句话,记得他给我的承诺 。我每晚在梦中哭醒,在月亮光芒笼罩的卧榻上 ,我的眼泪如圣洁的清泉,我总是听见耀灵的叹息。

  他看见我的微笑时说:您的微笑倾国倾城。但是当我转身的时刻,我又能听见他低低地说:满神 ,不要再悲伤,他一直在这里 。

  海棠花在那一年格外的美丽。

  我听见父亲在与大臣谈话时提到地阴王这个人,我好奇地向掌管死亡的离神打听 ,他听见这个名字时的神情让我觉得可笑,他说:少主,你不要问我 ,我不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任何。

  我对他微笑 ,我说:我以为离神是上天最无所畏惧的神,可结果提到这个人的时候好象老鼠提到猫 。

  离神没有对我礼貌地微笑,相反 ,他走到我的面前,轻轻说:少主,你会在不久的将来遭遇一次死亡 ,但是结果并不一定是看上去的结果,虚无的东西有些时候可以成为实物的主宰,所以 ,少主,你所困惑的情结会轻易解开,但是新的情结会马上来到 。

  我继续对他微笑 ,甚至笑出了声音,我说:离神,你只能预测死亡 ,可你竟然跟我提到了情结。

  是的 ,他低头对我鞠躬,说:少主,很快你就会见到你想见的人。

  天火是上天之神用来感化人类的神圣的火种 。天火的火种被储存在魅蔚殿里。魅蔚殿有一条路可以直通圣水湖。我就是通过这条路 ,第一次来到圣水湖的 。圣水湖是我母亲的故乡。我总是偷偷从魅蔚殿向圣水湖望去,我想念我的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去了 ,我总是记得她对我说:南儿,有些时候要耐心等待,因为你想见的人可能会太晚到来 ,知道么?我总是对她点头,微笑。她就会很安慰地抚摩着我的黑色的长发,说:我的孩子 ,你的微笑真的很美丽 。

  但是就在魅蔚殿,她没有声息地离去了。我看见父亲的脸旁在月光下布满泪痕,他无声地抽泣。这是他一辈子唯一的女人 。我总是在偷偷进入魅蔚殿的时候看见父亲 ,他看见我的一刻 ,总是说:你的美丽和她一样。

  后来我就被获准住在魅蔚殿里。这样每天晚上向下望去,想象着母亲年轻的时刻在这湖面上第一次看见父亲的样子,一定倾国倾城 。

  我的这次没有预兆的闯入是因为铃铛 ,母亲生前佩带的铃铛,从魅蔚殿一直落入圣水湖里 。于是我只好瞒着所有人偷偷走下来,来到湖面上。

  然后。没有预兆地我看见了他 。

  我记得他是缓慢地转过身来 ,好奇地看着我,我对他微笑,笑容很僵硬。他也对我笑 ,却笑的像和煦的春风,我在瞬间想起了我的母亲,她喜欢用手轻轻抚摩我的脸颊。

  我有许久的愣神 ,朦胧中我听见他对我说;有人对你说过你的微笑倾国倾城么?

  我摇头,不知所措 。

  他伸出手,手心上放着我的铃铛 ,他说:我知道你是来找它的。

  我颤抖着拿起铃铛 ,把它攥在手里。我的长发凌乱地飞扬在空中,我的裙角不再安静,我的法力在瞬间消失 。

  那是因为我 ,他对我说:我的灵力太强大了,把你的给扰乱了。

  哦,我看着他 ,我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他的长发不会飞扬在空中,他的前额也没有关于任何的徽记 ,他也不穿着神的衣服。我只好问他:你是谁?

  我?他笑了,说:你是第一个问我我是谁的人,我刚才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一问我,我就好象马上知道了 。

  我被他弄糊涂了,我看着他 ,想听见他说自己的名字。

  但是他很突兀地伸出自己的右手 ,那是他身体上法力最强的一部分,他用手指着魅蔚殿的方向,很快 ,我就看见第一簇火苗伸着舌头舔舐着天的东边。我被这个场景吓呆了,我刚要转身,他一把把我搂在怀里 ,我在他的怀里惊恐不安,他笑了,他轻轻说:离南 ,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里 。

  我吃了一惊,抓住他的衣领 ,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其实我就是地阴王,他说:我看见你之后,就又有了一个名字 ,轼暧 。

  天火在大面积地扩大 ,我在他的怀里看着火红色的天空,有一种灾荒的感觉。他却很安静,他指着天对我说:离南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要记得这种红色,它只属于你。

  为什么要放天火?我说 ,这场灾难的后果我们无法承担 。

  他握住我的手,走上圣水湖。此刻的圣水湖在红色天火的映衬下显的前所未有的蓝色,湖水里有安静的鱼在默默停留 ,有形状怪异的树木在仰望天空,深蓝色的墨绿色搅在一起,葱翠幽深的美丽。

  他拉着我在湖面上伫立良久 ,终于指着湖边说:你看,那棵海棠树多美 。

  火光冲天的时刻,火舌在向上勇敢地窜去 ,开始有火星散在湖面上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大家在慌乱中寻找救火途径,我的家在天火的笼罩下岌岌可危。而我却在他的背后看着满树的花瓣纷飞如雪。那棵树在红色的映衬下更显得美丽动人 。我说: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他伸手抚摩我鬓角的头发,笑了说:我来这里当然是来见你的。

  可是天火怎么办?我问他。

  哦 ,他终于认真地看了看已经快全部变红的天,对我说:天火是我为了你而点燃的,我不后悔 ,你也不要后悔 。我要你记得,我一直在这里。

  记得又怎样?我看着他问。

  他也看着我回答:只要你记得,你就可以一直拥有我 。只要拥有我 ,我就可以给你本来不属于你的一切 。

  后来侍女静花跟我提起她在圣水湖上看见我的时刻,天几乎要被天火吞没了。我一个人立在湖面上,安静地重复一句话。那句话她没有听清楚 ,她后来笑着问我:满神,你还记得么?

  我看着镜子里她为我梳头的手灵巧地运作,我也笑了 ,我说:我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你大声地叫我的名字,抱着我大声地哭泣 。

  可是满神,她停下了双手说 ,当我抱着你大声哭泣惊恐万分的时候,你却抚摩我的头发,对我微笑 ,你甚至安慰我说:没有什么的。

  哦?有这样的事情吗?我递给她我最喜欢的一支簪,她又继续为我梳理头发。

  满神,许久她说:您的笑容真的倾国倾城 。

  有些时候我会对耀灵提起这个名字 ,他说他并没有听说过。我说他就是地阴王。耀灵就会说:满神,有些事情你必须要忘记 。我说:我也想过要去忘记,但是我总是不自觉地走到圣水湖去 ,我以为自己忘记了,却记得更清楚。你说,这是为什么?

  他又叹息 ,说:满神 ,你去寻找这个答案吧。

  耀灵,我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圣水,然后伸出手把他满树的海棠花的凋落停止 ,许久才说:你陪我这么多年,可曾疲倦?

  不曾 。他答。

  为什么?我问。

  满神,这是属于我的问题 ,我自己来寻找答案 。然后他挣脱我的法力散落了一个花瓣,安静地睡去 。我看着这个花瓣在空中轻轻翻飞,缓缓下落 ,我想我是该去寻找答案了。

  那个只属于我的答案。

  天火过后是战争 。整整三天的战争。我一直昏迷在圣水湖上。我醒来的时刻,战争结束,父亲死去 。我在圣水湖上被大家发现 ,醒来的一瞬成为新的满神。

  我在静花的描述下听到了那个陌生的熟悉的名字:地阴王。

  稷天台上 。我甚至还能听见离神在念:一毛一渧 、一沙一尘。不死鸟在空中惊恐地盘旋。我对着“散花”的巨大威力感触着天边晚霞的美丽 。天火在迅速地燃烧。我在心里想着我在圣水湖上遇见的那个男人,他对我说:我叫轼暧。

  轼暧 。轼暧 。轼暧。我记得的,你一直在这里。

  然后黑暗如同幕帐一般下落 。我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看见一个奇怪的景象。

  满神 ,静花轻轻对我说 ,我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他们所说的地阴王,他似乎有些幽怨,我们都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 ,只有你,倒在了稷天台上。他走到你的身边,用手去抚摩你的头发 。

  静花!我突然打断她 ,转头去看她的眼睛,我问她:你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了吗?

  有的,满神。她为我戴上宝石项链 ,说:他不穿着神的衣服,他的头发不会飞扬在空中,他的额头上也没有任何神的徽记 ,但是他的表情是那样的孤独和寂寞。他的手在你的头发停留片刻,你的周围就没有火星的迸落,而是一片繁花似锦 ,却又马上凋落 。如此的花开花落 ,是多少年不曾遇见的情景。

  我点点头,对她说:静花,你相信我吗?

  为什么不呢?我的满神。

  那好 ,我站起来,看着她,伸出我的左手 ,幻化出的法力很快变成一把锋利的剑刺向她的胸口,我看着她在我的面前如树叶一般轻轻落地,她的脸上还保持着惊恐和不相信的表情 。我看着她的身体里安静地流出黑色的血液。我连忙跑出去 ,看见一直矗立在大殿前的耀灵。

  我用手中的剑直指他的胸膛,我不可抑制地颤抖 。

  你也是来欺骗我的对么?我问他 。

  不是的,满神。他回答。

  我对天大笑 ,问:他到底给了你们什么?你们这样追随他?不惜花上千年万年来欺骗我!

  不是这样的,满神,他激动地对我说:不要悲伤 ,千万不要 ,他真的一直在这里 。

  我的眼泪像泉水一般缓缓流下,我对他说:耀灵,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满神 ,他痛苦地说:你的答案真的要靠你自己去寻找,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答案,我比你的更加难以寻找。

  我消失了我所有的法力 ,看着他满树的花朵纷纷下落,几千年来他的花朵因为我的佑护从不曾凋落 。

  我轻轻说: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王 ,你想知道答案的话,只能跟随倾城的故事,因为她的故事是你创造的 ,就是真实的你自己。你可以在她的故事里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

  我看着他不断下落的花瓣,心里涌出无限的悲伤,我喃喃自语: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要一个人走?你一个人要去哪里!?

  耀灵看着我半天不说话 ,我只能隐约听见他心里的叹息。

  我翩然来到人间。这里不断地被战火侵蚀 。我落在圣水湖上。我看见她在哭。

  我看见她在哭 。

  我叫她的名字 ,我说:倾城 。

  她抬起她的头看着我,我突然有些悲伤,她的眼神让我想起一个人。

  我说:倾城 ,我是满神。

  她看着我不说话,只是哭 。

  我说:倾城,你饿吗?

  她终于点头。眼泪顺着脸旁轻轻下滑。

  可是我也没有食物 ,倾城 。我说,看着她的眼神再次暗淡。

  但是我可以跟你交换一样东西,这样你就不会再为饥饿发愁了 ,我对她说。

  她看着我,不置可否 。

  我站起来,看着这片圣水湖 ,这个地方有我年轻时刻的回忆,虽然我快要全都忘记了,但是我看见它的时候还是思绪万千 ,我想在这个地方为我的过去做个纪念 ,于是我对她说:倾城,一个女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只要她有美貌 ,就可以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你想要美貌么?

  她还是个孩子,她点头 ,什么也不说。

  我想起过去时候那个人的微笑,我继续说:倾城,我给你倾城的美貌 ,但是我要你的一样东西,你愿意跟我交换么?

  她还是点头,我放眼望去 ,看见那棵长在湖边的海棠树,它老了,老到没有容颜了 ,我把目光收回来 ,我说:倾城,你来自我,不属于我 ,不要妄自期许。不要妄自占有 。不要妄自改变。知道么?

  她还是点头,我还是微笑。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想起来我唯一一次看见他的时候 ,他还很年轻 。

无极长篇另外文字如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