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楼市正文

(原创) 麻将国际祖师奶奶逸事 (轻松娱乐+轻感情)

wangchaowh 楼市 2021-06-04 23:00:14 3 0

  帽子超大 。看官一看先说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呀?何许人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

  红幕开来,追光灯打好。台上?

  没人。

  背影里,懦懦的声音:“这 ,这个国际祖师奶奶就是我呀??”

  空白一片 。

  抱头急躲:“先别扔 ,听我解释 。”

  第一从面积上数,到目前为止,麻将我已经教过有二十几个国家的人了。国家排一排:澳大利亚 ,美国,日本,德国 ,法国,西班牙,意大利 ,马达加斯加,摩洛哥,阿尔及利亚 ,突尼斯,土耳其,波兰 ,芬兰 ,捷克,英国,马里 ,塞内加尔,比利时,伊拉克 ,巴西。记得的就这些,有些外国人有双重,或三重国籍 ,在此暂记一个就好 。总之国际应该称的上了。

  第二从辈分上数。我有徒弟,我的徒弟还有徒弟,现在由我的徒弟的徒弟和他的徒弟们 ,组织了一个麻将俱乐部,每周四下午活动 。所以祖师奶奶的辈分也算占的上了。

  原来就是这么一个自封的“国际祖师奶奶 ”。一定要加上国际两个字 。就我这个推倒糊的水平,可没敢教过国人。估计话还没张口 ,已经被唾沫淹死了 ,淹死之后,再捞起来鞭尸。

  所以这里,麻将只是一个载体 ,用来串羊肉的那根自行车轮胎的签子 。过完年,又长了一岁。一直以为自己还年轻,蓦然回首 ,才发现居然有那么多的回忆。找几段的轻松段子,回忆一下,权当娱乐一下吧 。

  不过我这个人一向比较啰嗦 ,请看官见谅哈 。

  第一则国际祖师奶奶开山的青葱岁月。

  98年我大学毕业。从小独生子女,爸妈管的太严了 。上大学都把我留在身边。所以翅膀一长好,抖搂抖搂毛 ,一心就想往外飞。我决定出国 。大四最后一个学期没有课,毕业实习。我要求去北京学英语。老妈觉得这样可以在出国前锻炼我的生活自立能力,一反常态的开了绿灯 。而且还亲自给舅舅打电话。舅舅在西三环边上有一个小空房子 ,打扫打扫让我住下来。条件虽然不比家里舒服 ,但比起那些住地下室的“北漂 ”来说,还算不错 。

  最初一段时间,为了证明自己能行 ,我艰苦而努力。爸爸出差来北京看我,拍着我的肩膀说:“你真让爸爸惊讶和骄傲。”临了偷偷给我一千块钱 。在98年的时候,一千块基本上可以算做巨款 。还叮嘱我:“别给你妈说 ,这是我的私房钱。”

  不过很快,我的刻苦和努力就很有偏离了,显露出我不思进取的本质。这个主要责任也不在我 。责任主要在我的一个世交发小。我们两家从外公那辈就有过命的交情。两个外公都是军医 ,枪林弹雨一起并肩救人 。按照大人们说的,我们两个在眼睛还没睁开的时候,就手拉手的混在一起了。后来她搬到北京 ,我搬到青岛。但是每年寒假暑假我们也还是都凑回济南,混在一起 。

  大了之后,我们走的完全是不同的路线。我因为平庸 ,变成了乖乖女 ,一切听从老妈安排。她漂亮,长的很象汤唯,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一米七三 ,人又聪明。诱惑太多,她就变成了叛逆女。高中没有毕业就工作了,各种工作全做过一遍 ,各色男人鉴赏一圈 。

  那时候她跟着一个特有钱的男人做全职太太 。齐先生算是儒商。老爷子是北大教授,本人也是北大毕业之后,美国名校深造过的。三十七八岁的年纪 ,无框眼镜,身材颀长,有点白岩松的风度 。他们没有结婚 ,但在他的圈子里,他还是给她了足够的名分。走到那里,人家都很尊敬的点头说:“齐太太。 ”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齐太太 ,可每周日中午的请安是铁定的 。有一次周六晚上我们出去玩的太晚 ,我去混她家的客房。早上九点,她就摇我起来。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给老爷子请安 。我正睡的乌头巴脑的,说:“这不合适吧。”她说:“怎么不合适 ,你就是我亲妹妹。”我伸手就拍了她一下,其实我们同年,我还比她大四个月 。不过她的人生经验比我丰富不知多少辈 ,无论外形气质还是行为处事,她都显得比我成熟。所以她时时以我监护人自居。

  把我叫起来,看她梳妆打扮 ,换了三遍衣服包包和鞋之后,好容易出了门 。她突然说,上次老太太说老爷子最近没胃口 。稻香村的山楂糕不错 ,老爷子又一向喜欢稻香村的点心。不如去买些来,也算是一片孝心。齐先生看了看表说:“去的话,就赶不上饭点了 ” 。她赶快推着我说 ,“没关系 ,我和璐璐一起打车去就行了。”

  我们从东四环出来,去东直门内的稻香村买了一点山楂糕,外加一包点心。再去北大 。路上完全没耽误 ,到了的时候也十二点半了。

  气喘吁吁的爬上四楼,进门,齐家的午饭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到了聊天的阶段。老太太正在和儿子一起看信 。之前她给我哭诉过一万遍,老太太怎么怎么刻薄。可是眼前这个老太太,头发花白 ,带着大大老花眼镜,看起来很像故事里面慈祥的猫奶奶。

  我们走过去,齐太太小心翼翼的屏着气说:“妈 ,我去给爸爸买了点稻香村的山楂糕 。”老太太跟没听到一样,动也未动。旁边齐先生赶快说:“张姐,拿个盘子把点心摆上。 ”又转头说:“妈 ,小敏也是一片孝心 ,大老远专门去东直门稻香村总店买的 。”这回老太太鼻子里面哼了一下,算是回应 。

  山楂糕和点心一摆上,最高兴的就是老爷子 ,眉开眼笑,说:“六二年我在干校的时候,就想吃稻香村的点心??”

  “现在已经是九八年啦 ,吃一块解解馋就行了。 ”老太太打断老头的话,“前儿李医生还说,你血糖不稳定 ,尽量少吃甜。现在还巴巴的有人买了来,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

  齐先生又救场道:“饿死了吧?快吃饭。”剩在桌子上的菜已经完全冷掉了。气氛如此局促,我们两个都正襟危坐 ,低头努力的吃着眼前的白米饭 。我现在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我来了。老太太这么不待见她,她害怕。这那是来请安呀,这明明是鸿门宴 ,来挨扎的呀 。我在桌子低下悄悄的握住她的手 ,她手心全是冷汗。

  这时我感到老太太在审视我的目光,我恨不得把头埋进米饭碗里。不过齐家祖籍江南,盛米饭的用的最小号的骨瓷碗 。别说我的头了 ,连个拳头也埋不进去的。老太太呷了口茶,不紧不慢的开始盘问家底。要说老太太真是厉害,问题都一个套着一个 ,十分钟不到,我家祖孙三代内外情况都问的一清二楚,一明二白 。

  齐先生帮我挡箭说:“妈 ,你这又要给谁介绍对象呀?人家璐璐要去美国 。 ”一听美国,老太太更是满眼放光,“你姑妈托我帮你在硅谷的表弟介绍个女朋友。这不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吗? ”

  “璐璐要去纽约。离硅谷比北京到乌鲁木齐还远呢 ,没法牵 。”齐先生继续挡箭。

  “远不远的,飞机一飞就到了。重要的是看人 。过日子要找那正经人家的清白女孩??”老太太这话实在太歹毒了,连齐先生也听不下去了 ,打断了她的话。“妈 ,爸爸要休息了。我还约了人谈事 。我们先走了。 ”

  说完站起来,抖抖衣服就要走。我们两个也赶快站起来跟在后面 。老太太还意犹未尽的张嘴想再说什么,齐先生先说:“表弟的事情您就别费心了。他女朋友一摞一摞的。正经人家的清白女孩到他那 ,肯定就给糟蹋了 。”

  我明白了,齐先生原来就是一个盾牌 。来挡箭的。

  下了楼,出了楼洞 ,阳光满满。我长出了一口气,如坐针毡的滋味,真是一秒一秒都在熬 。那边齐太太一脸微笑 ,语气轻松的说,“老公,天气好 ,我和璐璐去逛逛”。齐先生说:“我送你吧 ”?她妩媚地笑,温柔地说,“不用。你谈事儿吧 ,我们打车去行了 。”她真该当演员。表现完美的让齐先生都有点内疚 ,上车前摸了摸她的脸:“小诚来信了。” 她继续蜜笑着:“我明白 。 ”

  小诚是齐先生的儿子,和前任齐太太住在美国。齐先生和前任是大学同学,毕业一起去的美国创业。儿子生下来 ,送回国内,一直是齐老太太带大 。齐先生离婚,儿子归了母亲。这个从小带大的孙子 ,是老太太的心头肉,不能提。就是绕着圈儿走,也是心疼不已 。所以齐老太太痛恨齐先生周围所有的女人 ,要不是这些个流莺野花的,儿子怎么能跟儿媳妇离婚,孙子怎么就生生的没影了?

  齐先生满意的升起车窗 ,走了 。这边她的脸呱哒一下,就翻了一个表情。面沉似水,冷的杀人心都起了。出租车招来 ,上车 ,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燕莎” 。那个劲头狠的,让我都替齐先生的卡哆嗦了一下。

  其实我心底里面很替她不值。从小娇生惯养,衣锦御食 ,捧在掌上的明珠,怎么就沦落到被人讥讽到这个地步,还要委屈求全?齐先生也不过就是一个国际倒爷 。有点钱就能这么无视别人的尊严。哪个女孩不是“正经人家的清白女孩 ”?齐先生在她之前的两个女伴儿都是那种不是很红但是说起来都知道的二流小明星。想来戏子如娼 ,竟是连请安挨刺的机会都没有的 。

  这是一顿对我人生有重大改变的饭局。这半碗米饭吃完,直接就击碎了我嫁入豪门的梦想。我是平庸,但是哪个女人敢说自己从来没有过想嫁入豪门的私心?不劳而获根本就是全人类世世代代最甜美的梦想 。

  年轻貌美不过是块敲门砖。能不能进门 ,关键要看递上去的是哪一块牌子。豪门稀罕的不是爱情,豪门要的是门当户对,实力相当 。就算是四两拨千斤 ,那四两至少还是要有的 。我自己掂掂份量,我还是去过我小门小户小家碧玉的安稳日子吧。

  女人写东西就是没谱,这不说了这么半天 ,完全跑题。现在言归正传 。

祖师逸事麻将奶奶感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最近发表